Yink💦

热夏与金珉锡

【舅夜】泪

苏汉伟想起了远在德国的李多允,那边的太阳才刚刚到头顶,而这边就已经快下山了。
背着双肩包的自己,在湿热的风中,一遍一遍地回味刚刚结束的那一场比赛。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酣畅的比赛,忽略结局的话。
他想起李多允发的那条微博,附赠了一张三人的合照,簇拥在一起,没心没肺的笑着。那些笑容一点儿都不尴尬,透过手机屏幕,苏汉伟还能想起那天三人的说的那些重复到乏味,但是还是惹人发笑的骚话。

但是现在,苏汉伟想,现在只剩他和那个人了,然后,有可能,最后只剩自己了。
苏汉伟站在风里,挽起的裤脚露出瘦弱的脚踝,渐凉的气温惹起一阵一阵的哆嗦。这一哆嗦倒不要紧,要紧的是把自己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生生忍住的眼泪抖了出来。
“忍不住啦,xiba”,苏汉伟扯长了一边的袖子捂住双眼,“李多允对不住啊,没有进s6。”
“我也想进……想,天天想……”
“如果这一盘再稳一点就好了……唔……”
“我……我是不是……唔……是不是就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……

阵圣俊找到苏汉伟的时候,看见那人缩成一团,蹲在街边,肩膀一怂一怂的。外套被揉的不成样子,露出里面的队服。
“兮夜”
“兮夜”
那一小团半晌才出声,闷闷的,阵圣俊听了好半天才分辨出他在说什么,“徐晟滚!”
“兮夜,不哭,兮夜,it's ok,it's ok……”他伸长手将小孩子搂紧,却被那人用一只手有力无力地推开。他奈不过他,只好用上了力气,大手将对方从地上捞起来。
被扯过手的苏汉伟还满脸坠着泪水,这幅落魄样子还怎么见人,他也不管哭出的鼻涕了,一股脑儿往面前高大的人怀里蹭去。
“至少这样不会被看到……”
“嗯?你说什么?”
“我说sbad……”
“sb中单”
然后苏汉伟被扯出了那个还温热着的怀抱,“我看看你,让、让我看看你”,他掌心宽厚,比自己的大了好多,可以严严实实的包住自己的手,而现在这双手捧着自己的脸,双手拇指擦去眼下的泪水,指腹有茧,轻轻摩擦着眼角的皮肤,抵不住的泛红。
“兮夜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“傻逼!why对不起!”
“我、我爆炸,want win、很急”
“sbad,我、我才对不起,我没有稳住,我也太急了,对不起啊阵圣俊,真的真的、真的对不起……唔”
苏汉伟“哇”地一声就止不住的哭起来了,阵圣俊也傻眼了,他何时见过他们家中单这么哭过。手忙脚乱地又去擦小孩的眼泪,“it's ok,it's ok,兮夜,没关系没关系,啊—,不哭不哭—”
“多允—李多允让我进S6啊,我们没进…唔……”
“你也想去,就因为这一场——我们以前的努力都没用了呜哇——”
……

阵圣俊心情很复杂,输了这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他已经气昏头了,自己一人在大巴车上呆了好一会儿,心情平复了好久,然后被告诉兮夜还没有回来、他便起身去寻,寻着人了被糊了一身眼泪鼻涕,还说了很多自己听不懂的话。
“兮夜——”
“兮夜——”
“兮夜!”他俯下身去堵住那人喋喋不休的嘴巴。

他还能感觉到怀里人的颤抖,他还在流泪,流进两人贴合的缝隙。阵圣俊循着泪痕吻上去,几近虔诚地,吻住苏汉伟的眼睑,轻颤的睫毛拂上嘴唇,两人心照不宣地都缄了声。他的手从苏汉伟的脸颊往后颈抚去,触碰着细腻的肌肤与柔软的发稍,苏汉伟扬起下巴,后颈弯起好看的弧度,紧紧贴着阵圣俊的掌心。
这是在索吻,阵圣俊想。
然后他也就想吻下去。

“咳!”
“?”这是阵圣俊。
“!”这是苏汉伟。
“我看你俩还没回去就来找你们,谁知道在干这种事情,还要不要脸了?”这是尼古拉斯康帝。



本来特伤感 加上最近特想sp 想写虐 然而
哎 不知道在写啥 大家吃得开心就行
不要在意逻辑 对话废 爱we真是太好了

评论

热度(27)